Ge Yao Fof 2

辨形势,找方向,2021年产业投资再出发

观点, 中国

2021年3月19日,由上海市杨浦区人民政府指导,母基金周刊联合建发新兴投资共同举办的“‘潮起’-2021中国母基金开年大会”在上海举行。进入到2021年,全球热钱涌动、疫情迎来拐点,基金环境迎来修复的契机。本次大会携手百家优秀投资机构共同探讨在如今复杂的经济周期、疫情风险的大环境下,2021如何破新局、共协作。

在主题为《资本助力,产业投资的新发展》的主题圆桌环节,建发新兴投资副总经理李岩主持了本次论坛,诺基亚成长基金合伙人葛瑶、健瓴母基金管理合伙人包胜、泰格医药首席财务官高峻、川流资本创始合伙人时雪松一起展望了2021年的投资形势和方向。

以下为圆桌论坛各位嘉宾的发言实录,经精编整理,有删减:

2021年新形势下的新投资

李岩:既然我们今天大会的主题叫做潮起,今天也是想请各位分享一下,大家对2021年形势的思考,以及大家在投资上有怎样的做法?

葛瑶:疫情确实给我们和GP的投资带来了一定的负面影响,直接的表现就是去年的投资速度放慢了。今年我们会提速投资互动。我们的投资方向还是去年我们非看好的交通、物流、供应链以及企业服务,此外还会特别关注数字化大基建中的一些特别关键的技术。

时雪松:今年情况是不一样的,今年上半年经济过热,下半年就会回落。拉长来看技术创新,解决中国最紧缺的卡脖子材料肯定没有错的。但今年我们对过热领域的投资,要谨慎一点。

高峻:去年我们投资的力度和增速是非常快的,2020年是创新药的元年,我们投资项目的增值也很快。整体来说我们国家的医保政策非常明确,钱是有限的,我们要把有限的钱花到最大的效应上面,我们一定要提升创新质量。我们预见未来整个行业有比较快的分层,一些技术含量高的公司股价会上来。所以投资要求相对也是越来越高,会把这个门槛和要求继续提升上去。

如何让产业和投资结合在一起

李岩既然这场叫做产业投资,能否请大家分析一下,我们从产业角度怎么把产业和投资做一个结合?

葛瑶:从产业角度来看,诺基亚本身就是把产业和资本投资相结合得非常好的案例。诺基亚2004年出售手机开始,到了2015年收购了朗讯,其实形成了比较完善的通信产业链。当时痛定思痛,出售了占据市场90%份额的车载导航地图,出售了芬兰总部的诺基亚的大厦,花了非常巨大的代价,同时获得了非常多的益处。除了诺基亚成为世界第二大通信设备的生产商之外,还把世界上号称最伟大的实验室——贝尔实验室纳入诺基亚旗下。对于我们来讲,诺基亚成长基金作为唯一一个诺基亚的投资机构,只有15年的历史,我们投资布局也是在产业生态布局当中。而创新公司为什么愿意接受我们的投资,就在于贝尔实验室在通信和人工智能领域有一些非常领先的技术,同时诺基亚自己都有很多资源。我们最近投资了一家做立体仓储解决方案的公司,这也是基于我们在行业当中的深刻洞察。

包胜:我们认为有产业背景的基金或者是母基金,在未来国内市场上将发挥更大的作用。与以往不同的是,很多基金或者好的项目,希望拿到的不仅仅是钱,还希望投资方具备产业背景,在消费者洞察等方面能提供支持。传统GP也在做增值式服务,他们建立专业团队来做这方面的工作。

高峻:我们是做产业的,所以我们公司毫无疑问要把自己的实业做好,同时在产业链里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目前整个行业供求比例、供求关系不平衡,创新这一块儿的需求很大,创新公司层出不穷。但是行业里面可以提供比较符合国际规范、质量规范的服务提供商,其实还是有限的。所以我们在做好主业的同时也用赋能方式帮助创新公司的孵化,陪伴他们一起成长。另一方面,从公司本身定位出发,我们只聚焦于和主业相关的业务去做投资,和主业不相关的是不投的。

时雪松:我们的股权投资还是比较新的机构,成立于2016年下半年,我们定位于比较垂直的材料领域,所以我们必须扎得更深,看得更细,有更多的积累才可以在这个领域做的更好。对于创新企业,我们要做的就是从发现价值到实现价值,再到创造价值这样一个过程。

投资产业资源带来的不便

李岩:投资和我们的产业密不可分,投资帮我们产业实现扩展。下面问题尖锐一点,投资过程中,我们的产业投资资源带来便利的同时,有没有感受到了什么不便?这个话题请三位分享一下。

包胜:最大的不便就在于边界限制,我们不可能像普通的GP或者市场化的基金那样可以敞开投,还是有一个边界的。

葛瑶:我觉得第一个很核心的问题,就是企业投资和业务部门或者产业当中到底是什么样的距离才合适,这个我们一直在实践中探索。我们现在是独立的基金公司,诺基亚作为我们的LP,真正参与决策的只有诺基亚全球CEO和CFO。作为诺基亚的眼睛和耳朵,NGP帮助诺基亚通过创业生态进一步了解前沿科技趋势,并在全球范围进行投资布局,当前的重点是在战略上,我们希望帮助诺基亚打造5G生态圈。

高峻:我们做服务的同时做投资,这时候就要处理好和投资对象互相之间的利益冲突,看需不需要设定防火墙一类的东西。在美国的投资机构,非常看重这一点。但在是亚洲环境里,却正好和美国的情况反过来,你捆绑得更紧反而是水至清则无鱼。所以我们的投资和主业完全分开,不同的团队做决策,完全是以市场条件、市场价格进入。

时雪松:我们和一些跨国公司交流比较多,当跨国公司感到你在这个领域的竞争,它就不愿意竞标了。此外我们还做过化工行业的信息智能化,他们的客户最后说不希望他们投,因为他们投了的话,客户的信息化工作就不是秘密了,他们觉得我们是第三方机构比较合适。

葛瑶:通过四期基金的探索,我们五年前也和诺基亚探讨是不是可以允许我们更加市场化。所以我们去年开始探索做一支LP的基金,诺基亚也很赞成。我们今年在中国也会做第一支基金的,这个是非常好的尝试。

李岩:由于时间的原因我们没有办法展开讨论了,希望我们大家都可以实现产业聚焦,投资新的产业,实现我们的工作价值。谢谢几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