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rek Li

打造极致松鼠 AI - 访乂学教育松鼠 AI 创始人栗浩洋

创始人, 教育, 中国
蔡芸, NGP

诺基亚成长基金于2017年11月宣布投资于松鼠AI。近日,我们采访了创始人栗浩洋,确如业内所说的那样,他是一个追求完美极致的人。不难想象,他手中的松鼠AI亦将被他打造成一件完美极致的作品。


       从小,栗浩洋希望能够成为一个数学家。对数学,他既热爱,又特别擅长,经常获得奥林匹克数学竞赛一等奖或第一名。但是后来他发现,数学对于世界来说是锦上添花,而并非雪中送炭。而无论是欧美还是中国企业家,他们对整个社会的价值创造是深远的。于是,栗浩洋立志成为一个可以创造不一样世界的企业家,通过最新科技,真正地帮助到更多人,改变他们的世界。

       栗浩洋毕业于上海交通大学,毕业后回到郑州家乡首次创业,联合创办了"大山英语”培训学校。后来又进入昂立教育任职,十年时间把这家公司做到全国 2000 多家的规模,最高市值 130亿。

栗浩洋:在连续教育从业中,我发现大规模线上网课是行不通的。原因有三:第一,没有学生能专心且集中于电脑教学超过14分钟, 99% 的学生只可以集中 5 分钟;第二,用户体验不佳,不同的学生有不同的困难, 但他们对数百万学生使用同样的教学方法;第三,缺乏交流互动。
创立乂学教育松鼠AI时我已经财富自由,可以过很轻松很舒适的生活。但我义无反顾地创建乂学松鼠AI,四年间每天像拼命一样地奔跑,最主要是因为我看到了时代赋予的两大机会。一是用人工智能技术颠覆几百年未曾改变的教育行业,从而让每一个孩子身边都有一个最优质的老师,这是一个教育人的梦想,不可企及的梦想;二是通过人工智能教育,教给孩子学习的能力、方法、思想、创造力和想象力等,让每个孩子未来的智慧比我们现在聪明5-10 倍以上,这是对整个人类社会发展都有着巨大价值的事情。

       松鼠AI 智适应学习系统是以学生为中心的智能化、个性化教育,将人工智能自适应技术应用于教、学、评、测、练等教学过程中,在模拟优秀教师的基础之上,给孩子一对一量身定做的教育方案,并且实施一对一教育过程,比传统教育效率提升5-10倍,达到超越真人教学的目的。

       松鼠 AI 采用70% AI系统授课+30%辅导老师辅助的混合模式,学生可以在家在线学习,也可以到线下学习中心学习,接受AI教学系统和老师的混合授课。到目前为止,公司已在全国 20 多个省 300 多个城市开设了1800多家线下学习中心,累计学生近 200 万。松鼠AI的续班率在 80% 左右, 公司已累计融资近 10 亿人民币,估值超 11 亿美金。

       2017-2018年,松鼠AI进行了六次人机大战,挑战特级教师,均斩获全胜,证明了松鼠AI的技术已经相对成熟,可以在教学环节替代真人老师。

       2018年,全球机器学习教父 Tom Mitchell 教授,正式宣布出任公司首席AI 科学家一职,领跑松鼠 AI 的技术实力,目前松鼠 AI 在全球 AI 智适应领域排名前 2 位。

栗浩洋: 我们和全球竞争对手最大的不同在于,他们只做AI自适应引擎,并不做内容,也不做教学服务,而我们是全球唯一一家实施“教学内容、教学服务、AI自适应引擎”三合一的战略模式,三个方向并驾齐驱。
三合一的战略模式优势在于,我们所有的教学内容都是为“AI自适应系统”而定制的, 所以无论是精准度,还是教学效果,跟只做AI自适应引擎的公司相比,都得到了明显的提升。而跟只有教学能力的公司相比,我们不但节省了70%的老师成本,还大幅度提高了老师的质量。

       人工智能本身对所有人尤其是中国人来说是一个全新的事物。在中国阿尔法狗事件之前,人工智能的大众认知度很低。而人工智能如何应用于教育,更不是大众熟知的、具有普及性的一种技术。栗浩洋坦言创业中他们所面临最主要的两大挑战。

栗浩洋:挑战之一是社会对我们产品的认知,如何让他们知道我们的产品后愿意使用,因为教育产品往往需要半年、一年才能够真正体验出它的效果。
在过去的2015年到2018年,我们三年的复合增长率是500%左右。我们的解决方案主要是两个方向:
第一是快速地让消费者去认知和体验我们的产品,我们告诉家长,我们可以用很短的时间,让你对自己孩子的整个知识结构、知识状况和能力以及思维方式有一个快速的了解。我们的Demo课就承担了这个用户画像的作用。用户画像并不是一个分数,即使同样都是A的孩子,他们也是与众不同的。我们能够给一个非常清晰的,对于孩子的一个描述和刻划。我们会给到家长一个20多页的诊断报告,让家长能够迅速地了解我们的产品。
第二是我们品牌塑造的方法,在过去两年里面,我们在品牌上面获得了巨大的进展。首先是在国内和国际的媒体方面,我们像一个传教士一样不断宣扬我们的理念和产品。我们成为了这个行业的普及者,我们把这个人工智能自适应教育的价值、它的技术、它的逻辑、它的方式方法,以及它实际产生的效果一遍一遍像传教士一样感染更多的人,并让更多的人把它传播下去。
挑战之二是,我们的AI科学家对于中国教学市场,以及对孩子的认知和经验的欠缺,而另一方面中国的教学专家对于AI和智适应技术了解同样欠缺。所以这两边由于理念和思维方法的不同,经常引发争论和冲突。
两方必须相互理解对方的语言,也就是我们要把AI语言和教育语言进行无缝衔接的切换,这样大家才能殊路同归。虽然这个过程中仍然会出现各种各样的惯性问题,但是情况已经得到明显的改观,大家解决问题的效率就越来越高。

       业内都知道,栗浩洋是个追求“极致”的人物。如何极致?从他们的“超纳米级的知识点拆分和错因分析”中可以看出其程度。

栗浩洋:全球大牌如Knewton、ALEKS,他们把初中数学的三百个知识点拆到了三千个,而我们确要把它们拆到三万个。把知识点拆分到十倍的细,就能够让效率提升五倍、十倍。但是这么做其难度增加可不止十倍,几乎是不可想象的。起初,所有的研发人员都很抵触,他们觉得做不出来。几次研发会上,我带着大家一起打开思路,拓展方法,一起通过不断地打磨先给出来样板,然后通过这个样板,再由学科的负责人完整做出来。百尺竿头再进一步的这种极致我们做到了。
       

       栗浩洋对创业者的建议就是深度思考。他在做任何的创业决定之前,都会有长达两三年、甚至四五年的深刻思考。松鼠AI的商业模式,就是过去五六年深度思考积累下的一个结果。它绝对不是一时的冲动,而是经历了千百次的自我询问,无数次的自我解答,以及各种专家的多次验证。 

       五年后、十年后、五十年后我们会怎样?通过这样的深刻思考来反推,三年内、一年内、半年内我们应该做什么。松鼠AI从商业计划书到公司的方向,再到我们产品的逻辑,应该说这四五年没有发生过任何本质的变化,战略上是稳定的,我们只是在战术上进行了调整和创新。

栗浩洋:大学的时候我喜欢探险,无论是爬山、飙车,还有帆板、滑翔,现在全都被创业牺牲了。我喜欢阅读,也特别喜欢跟有深度思考能力的人去沟通、请教甚至是PK,以此磨炼我各个角度的大脑,这变成了我特别重要的一个“休闲爱好”。    
    
栗浩洋:我的下一个目标就是让松鼠AI能够真正改变人类的教育发展史。我对松鼠AI定的目标是首先能够让每个孩子的学习效率提高十倍,其次是能够实现千人千面的教育,让每一个孩子成为他最擅长的、最有信心的、最喜欢的那个自己。我们成就的不仅仅是他的教育,更是他的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