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liveroo 200616 102753

疫前、疫中和疫后的智能出行

观点, 出行物流
Chad Bailey, NGP

通过与交通专家、城市规划师和我们投资组合公司的探讨,我们得出了对未来几年通勤模式变化趋势的看法。

截至5月1日,已有3000万美国人申请失业。供应链被打乱了——尽管粮食储存量下降到历史新低,农民们却仍在销毁农产品。交通基础设施的使用率和乘客数量急剧下降。COVID-19产生的负面影响与历史上任何其它事件都不同。

然而,一切正在复苏。武汉在4月初解除了封锁。欧洲国家正在取消旅行限制,美国将在未来几周重新开放国家。

尽管仍不清楚 COVID-19危机将如何演变,但我们认为,智能出行的基本情况依然没变。疫情暴露了我们的运输和物流基础设施的弱点,而智能出行行业要解决的正是这些问题。


疫前,行业减速

2019年之前,注重增长的投资者向优步和Lyft注资了250亿美元。超过70家不同的激光雷达和传感器公司获得了风险投资。物流公司的估值反映了高利润的 SaaS 业务。2013年至2018年间,智能出行行业的风险投资增长了31倍。

来源:Pitchbook 和 NGP Capital计算数字

但智能出行行业的融资额在2019年下降了35%,交易数量下降了14%。随着市场投资者呼吁企业应该更关注盈利能力和单位经济效应,而不是增长,市场进行了调整。领先的智能出行公司成本高,而其他公司则悄悄地倒闭或被收购。

2019年 Uber 和 Lyft 的业绩,相比于利润更好的科技 IPO公司。来源:Pitchbook, NGP Capital

疫中

三月份宣布封城后,对运输、交通和物流供应链来说是雪上加霜。对于运输乘客和货物的公司来说,这一影响加剧了始于2019年的经济放缓。

交通运输量的下降在过去一个世纪里是从未有过的。到4月初,美国的航空交通下降了96%,公共交通的使用率下降到几乎为零,只有一小部分人在路上。Moovit已经收集了130多个国家的交通数据,全球形势非常相似。

共享出行和微出行公司受到直接影响。Uber 和 Lyft 暂停了拼车,报告显示,在被封锁的城市,拼车的数量下降了70%。Lyft建议它的司机寻求与亚马逊合作,兼职提供送货服务。在2019年退出几个城市后,LIME暂停了几乎所有市场的滑板车服务。Bird关停了所有欧洲市场和美国的几个市场,并裁掉了三分之一的员工。即使在一些认为共享滑板车和自行车是基本服务的城市,也关闭了业务。

电子商务和家庭送货需求急剧上升,与运输下降成反比。第三方物流正在经历假日般的需求,使供应链紧张。本季度早些时候,在写给股东的年度信函中,Jeff Bezos宣布,亚马逊计划雇佣17.5万名仓库和货运员工。Second Measure数据显示,截至3月底,送餐服务同比增长24%。以前被认为是便餐的外卖送餐服务现在已经成为正常(封锁)生活的一部分。

来源:Second Measure

疫后趋势

很可能需要数年才能使一切恢复正常,COVID-19将导致工作模式和通勤行为的一些永久性变化。正如底特律市交通创新主管Mark de la Vergne所说:“考虑新的安全和财政因素,底特律至少需要十年时间才能恢复到疫情前我们的交通服务水平。”

通过与交通专家、城市规划师和我们投资组合公司的探讨,我们得出了对未来几年通勤模式变化趋势的看法。

  1. 解封:封锁发生得很突然,而解封将是一个更为复杂和渐进的过程。在中国,由于骑车人待在家里,共享自行车的使用人数在封闭期间下降了50%以上,随着人们逐渐恢复工作,目前使用人数恢复到正常水平的75%。
  2. 安全是头等大事:雇主和交通服务提供商必须将通勤者的安全作为重中之重。雇主对雇员的责任不再仅仅是在办公室的范围内,而将扩大到往返通勤中。交通提供商需要重新设计他们的系统,要兼顾人身和物体两者的安全性。公共交通的使用将大幅下降。出租车和网约车公司必须对其汽车和服务行为进行改进,以降低病毒传播的风险。微出行和拼车系统也必须确保安全。
  3. 消费者行为的转变:危机是变革的催化剂。非典爆发后,电动车在中国的销售激增,从1998年的4万辆增长到2005年的1000万辆,翻了250倍。消费者寻找拥挤公共交通的替代品,这种情况在COVID-19开始爆发时在纽约市重复出现。《纽约时报》报道说,由于通勤者希望避开地铁,城市自行车的使用量增加了67%。
  4. 自主驾驶和电动汽车:转向可替代的、共享汽车的基本情况依然没变。长期来看,消费者使用自动驾驶汽车的意愿可能会增加,因为它们提供了更安全、更便宜的交通替代品。但随着这场危机和衰退,企业投资、消费者购买新资产的意愿以及政府在这方面的激励举措将减少,未来数年自主驾驶和电动汽车行业将面临挫折。
  5. 整合:COVID-19给出行服务公司带来了一系列新的挑战,早在疫情爆发之前,市场对该行业的看法已经发生了转变。这个行业正在经历整合,企业必须证明自身的盈利能力。经济动荡将加速整合浪潮,能进入后疫情时代的企业将减少。资本充足且能够生存下来的公司将从运营更大的网络带来的更少的竞争和效率收益中获益。这些正在发生。Bird收购了Circ。LIME 收购了 Boosted Boards。Grow Mobility 在从风险投资者那里筹集了超过2亿美元后,被百度的一个子公司以 1 美元的价格收购。

 

远程办公作为一种新常态正在形成。在过去的三个月里,Zoom的用户数增长了30倍,达到了3亿。许多数字化工作完全可以通过远程完成。即使解禁后,许多员工和雇主可能会同意继续延长在家工作。许多公司的现场工作程度可能永远也不会回到Covid-19之前的水平。这对那些愿意花费更少时间通勤、减少交通拥堵、选择更偏远工作的员工来说是一个福音。出行公司将需要重新设计他们的系统,在较低通勤的情况下,提供同等的服务质量和利润率。 

在COVID-19之前,消费者对共享出行、微出行和按需送货的需求增加迅猛。疫情的爆发可能巩固消费者对这些新服务的使用,因为消费者需要寻找更安全的方式来实现城市出行和商品接收。 

当各国相继实施封锁后,出行公司做出了快速的反应:迅速调整商业模式,适应交通运输的新常态。用量的减少和资本市场的收紧将加速一些公司的清算,而其他一些公司将在疫情后经济中茁壮成长。逐步恢复正常的经济生活将需要人们在出行方式上采取新的行为和安全措施,而出行公司势必需要适应这些变化。

阅读第2部分:疫情时代的物流

 

欢迎订阅我们每月的智能出行期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