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洞悉行业特性 扎根垂直行业 -- 创业公司如何在产业互联网竞争中脱颖而出?

观点, 企业服务, 中国

9月23-24日,创业邦2021 DEMO CHINA 创新中国峰会在重庆融创国际会议中心亮相。本次峰会上,红杉中国种子基金与创业邦特别设置了产业互联与科技专场Demo Show,希望挖掘出这一领域最具创新潜力的创业公司,给予他们更多资源和支持,帮助他们在数字化、产业互联网、企业服务下半场的竞争中脱颖而出。

在激烈的Demo Show过后,进入到DEMO会客室环节,高通创投毛嵩作为主持人,带领五位顶级投资人进行了一场对话,五位嘉宾分别为:诺基亚成长基金管理合伙人葛瑶,盛景嘉成董事总经理刘迪,创世伙伴资本合伙人聂冬辰,晨山资本合伙人王志飏以及初心资本合伙人许旸洋,大家对于产业互联网阐述自己的观点,对赛道的创业者给出了具体的建议。

以下是论坛精彩摘录:

   

毛嵩:首先还是请各位谈一下自己对产业互联网的理解,以及包括我们在产业互联网这个方向有哪些布局?   

葛瑶:诺基亚成长基金是诺基亚公司的创投机构,实际上是一家独立的基金架构。就产业互联网,首先我觉得有三个非常重要的方面,第一,网络是基础,第二,平台是核心,第三,安全是保障。为什么说网络是核心,首先当然跟诺基亚自己本身的主业有关系,因为我们自己本身就是做通信技术起家的。在产业特别是工业领域,还有非常非常多的数据方面的痛点。所以我们认为网络是基础。后面包括安全是我们自己投资的非常重要的方面,随着越来越多的数据上网,如果安全保障不了,基本的生产都保障不了。我们在边缘计算,边缘云,包括数据安全的一些应用、智能制造和工业数据化当中都有非常多的投资。

刘迪:盛景嘉成主要是两块业务,第一块业务是做母基金,另外一块业务我们围绕股权直投。在股权直投这块我们更侧重于TMT科技层面的一些股权直投的基金。我们看到大多数产业的爆发都是从科技革命开始,底层都是科技变革驱动产业快速的发展,而这个产业在线下发展或者线上发展最快的载体其实就是消费。而在科技和文化之间,怎么样做这样一个连接,其实这是我们产业互联网需要做的一件事情。盛景嘉成更多的是关注产业互联网平台的投资。我们过往也投资了一系列产业互联网平台的企业。

聂冬辰:我们主要投资的几大方向,企业服务,数字医疗,今天产业互联网也是贯穿了整个大的投资赛道。产业互联网本身概念很大,我们基本上还是从原点出发,我们在整个产业互联网里面找为客户创造价值的公司。相较于降本增效,我们更关注能否帮助企业开源。我们更关注收入上涨20%、30%的企业,我们在生鲜、家装建材和医疗等领域布局。 

王志飏:晨山资本于2015年筹备,专注于早期投资。我们基金的投资主题就叫数字驱动产业互联网,所以我们对于产业互联网的理解就是八个字万物智联,数据驱动所有行业都面临这样一个新的模式而被变革,所以我们核心关注方向可以总结为两个大方向,一个是传统意义上的企业,包括帮助企业做开源节流,组织优化。另外一个方向更多的是期待看到通过链接加上数据,这样新时代新手段,能够在中国这样一个非常巨大的产业互联领域诞生一些新的物种,新的玩法,新的商业模式,对整个产业链上下游创造更大的价值。  

许旸洋:初心资本主要投第一轮第二轮为主,我们也是相对专注在企业服务。我个人理解,传统的产业互联网可能还是偏向于平台思维,我在一个行业里面做全链条,把整个行业核心的环节全部做起来,但是在我们的视角下面,这样平台性的机会越来越少了。具体我们布局比较多的行业,包括建筑地产、物流、医药,都是我们最近重点在看的。

毛嵩:今天我们看了12个项目,我们每人评价一个,你最有兴趣或者印象最深刻的项目。   

许旸洋:我比较有感触的项目是西门子孵化那个Deephow项目。本质上来说是把企业的知识库做了一个企业百科。另外一个方面视频又是一个变量,企业百科是一条线,视频又是另外一条线,每个企业每年生产的视频可能是以十倍的数量在增长,这两个方向的交叉,还是蛮有探索机会的。   

王志飏:点一下妆溯吧。我们发现不同行业领域里面基础的信息化跟数字化水平差异还是非常大的。往往很多工业的智能应用在落地的时候发现遇到的挑战并不是人工智能这个层面,更多的还是在基础的数据化跟信息化层面。在这个领域落地的时候,行业的深耕还是很重要的,妆溯的邓总在这个领域里面做得非常好的。此外化妆品行业确实也是一个高度分散的行业,所以这里面做一些探索跟尝试,应该还是会有一些发展机会。

聂冬辰:我也是对Deephow蛮喜欢的。在基础盘上,一个企业怎么建立自己的壁垒?同类型的可能好几家都在做,那你的竞争优势壁垒凸显出来,让投资人愿意加入到这个企业,很好的一个方向。还有一个乡村笔记,这个项目其实我们是非常喜欢的,数据在里面到底能够起到多大作用,快速的规模化可能以后还需要进一步探讨。   

刘迪:我比较感兴趣的是叫安维尔,就是做港口的。在产业互联网大的赛道里,其实每一个细分的领域都是有机会,每一个行业都是潜在的万亿级的产业。但是它深耕这样一个产业环节,把项目的需求方提出的这些需求做到了极致,不管你是以什么方式切入,都会有很大的市场空间。今年它也是有9千多万接近1个亿的收入规模,给它一点时间,未来随着市场占有率,不断提升,伴随着整个市场新老迭代,我觉得还是非常有机会的。

葛瑶:港口数字化这个项目,其实我还是非常有兴趣的。一方面诺基亚本身也是服务港口,我们在港口数字化方面有自己的解决方案的,但同时这个痛点我们也非常了解,确实像刚才创始人所说的,你有一套完整的解决方案,在这个垂直领域是非常不容易的。但是我们发现市场非常大,包括整个港口场景里面其实是一个非常完美的集合,首先它自己的流转速度非常快,对效率要求很高,而目前设备又都比较老旧,港口很大部分特别在中国是国有的,港口是最先体验到政府红利的一批人,最终用户有数字化的要求,下面的供应商其实是不得不使用你的方案,所以市场当中有巨大的一个数字化空间。

另外从企业本身角度来讲,他们已经服务了600多个港口,应该会有一些网络化效应存在的。因为首先企业肯定还是会对标各家到底用什么样的解决方案,我用了一套完整的解决方案,其他港口不太会用弱势的解决方案,所以这个公司还是有非常大的可能做到行业前列,市场空间也足够大。特别值得一提的,非常难得的是这个公司不是一个卖硬件的公司,它软件的比例是非常高的。通过自己在垂直领域当中的重要地位,它自己是有能力把非常前沿的技术和非常先进的解决方案完美应用到这样一个场景,所以我还是很看好这家公司。

 

毛嵩:其实我也挺喜欢港口公司。第三个问题,对于产业互联网,各位有什么样的建议或者意见?

葛瑶:我觉得首先在产业互联网这个领域,我们认为在这样一些赛道里面,还是希望大家深入了解这个行业本身的一些特性,不要盲目的为了产业互联网而产业互联网。不少产业互联网的创业公司存在一些共性问题:当你去问公司的壁垒到底有多高,其实并不在于到底有多大的壁垒,重要的往往是公司是否对行业本身特性具有深入的了解,基于在产品上、体验上的创新能够很好地获得客户,从而赢得市场,而不要盲目的为了产业互联网而产业互联网。

刘迪:第一,要能给客户带来非常明确显著的效益;第二,产业互联网领域非常庞大,这里面有大量能够成为行业冠军的机会,然后再考虑拓展平台化;第三,产业互联网领域需要合作联合、互利共赢。 

许旸洋:产业互联网公司很难一上来就做成平台型的公司,反而可能最开始是一个单链的,在一个行业里面做得很深,可以即插即用,但是就是可以解决具体问题。随着公司切入这个产业,慢慢才可能带来更多互联机会。 

刘迪:下一个阶段对创业者来说,要更多地贴合国内的产业发展空间,在垂直类产业当中能够持续深挖,创造出自己比较有特色的产业互联网公司。

聂冬辰:在此过程中,也要注意团队的能力和产业的发展阶段能够相互匹配,这主要是因为,团队的能力决定了做什么样的商业模式是最有可能成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