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 Photo

不会更易,只有更快 — 我们和 Moovit 的旅程

观点, 出行物流, 欧洲
Bo Ilsoe, NGP
Nir and Bo
Nir and Bo


“不会更易,只有更快。”—Greg Lemond,1986年、1989年和1990年环法自行车赛冠军。


当我们相遇时

2014年9月底,我在特拉维夫Jaffa与 Nir Erez(Moovit联合创始人) 会面。那是温暖而阳光明媚的一天,我们在Jaffa的一家咖啡馆里相遇,微风拂面,海景美不胜收。Jaffa 是一个古老的港口城市,也是Tel Aviv最古老的部分。它建在40米高的山脊上,可以俯瞰海岸线,其历史可以追溯到公元前1800年。Jaffa拥有一个大型东正教教堂(圣乔治)、三个清真寺(Al-Bahr、Mahmoudiya和Al-Siksik)、一个方济会教堂(圣彼得教堂)、几个犹太教堂、一个亚美尼亚教堂(圣尼古拉斯修道院)、一个称为狮子庙的古庙和许多其他朝拜场所。

Nir 和我并不是来朝拜或享受其近4000年历史的氛围的。他学的是物理,我学的是电子工程,对我们周围的辉煌历史相当无知。然而,我们确实讨论了超越4000多年历史的事情可能会发生什么变化,可能是一个人驾驭野兽把他/她送到某处:公共交通的未来。

Nir 有好几家创业公司,他甚至自己也成了投资者。正如许多企业家所说,他已经走到了“暗黑面”。Nir 彬彬有礼,待人友好,他笑容轻松,体贴周到,容易相处又不过于外向。他的身材看起来更像一个轻量级摔跤手而不是三项全能运动员,可正是自行车和三项全能赢得了他的运动心。作为一名企业家,运动中培养起来的坚韧毅力对他很有帮助。我们一见如故,我对自行车运动的兴趣以及我的国家在这项运动中的历史使我们的交谈变得自然而然。我们的谈话转向了公共交通,谈及公交路线、连接和实时信息更新有多么糟糕。发达中国家市场如此,世界上最先进的城市中心亦是如此。这就是 Nir 和 Moovit要解决的问题。


当我们投资时

2014年初,我们与HERE一起推出了“互联汽车”计划,那是诺基亚旗下的一家公司,在车载地图和导航技术中占有80%的市场份额,之后我们与 Nir 相识。很明显,汽车的发展趋势是“互联互通”。那个时候,越来越多只存在研发和学术阶段的计算能力正在进入汽车及其系统,开始成为主流。特斯拉已经开始扩大规模,汽车业高管的不安情绪也日益加剧。我们邀请了前HERE高管 Thom Brenner,他带领我们对所谓的多式联运课题进行“深度挖掘”,如:如何通过将多种运输方案串连在一起创造出行?你如何发现这些?您如何获得有关路况和定价的信息。Thom 满怀激情地、理所当然地认为,这是一个需要为全球消费者解决的巨大问题。

和其他伟大的企业家一样,Nir和Roy有着不可思议的能力, 抓住利益相关者对他们的关注。Moovit的早期投资者有BRM和Gemini,很快以色列红杉和美国红杉紧随其后,前Zappos首席财务官Alfred Lin也以观察员身份加入了董事会。除此之外,他们还说服了Waze的前首席执行官Noam Bardin成为投资者和董事会成员。当我们看到公司的创始人和领导者、董事会以及业务指标和增长情况时,再加上他们对于全球公共交通服务的愿景,我们不得不赞叹。这些数字令人震惊:2017年,全球地铁系统载客550亿人次。加上大公共、面包车、踏板车、三轮摩托车、小型专线巴士和所有其他公共交通方式,你就会意识到 Moovit正在努力解决的问题有多宏大。进展很快,在与Nir会面后的几个月内,我们就共同领投了Moovit新一轮5000万美元的投资,该投资在2014年圣诞节前夕宣布。我们的 Moovit探险旅程正式开始了!

当时,我们没有看到收入,也没有真正的证据证明他们将如何开始获得收入。但我们了解市场,对 Nir、Roy及其团队充满信心。


当我们开始成长

Moovit团队在成长道路上做出了一些与众不同的决定。由于 Moovit 没有明确的收费模式,公司就停止获取付费用户,迫使自己寻找其它的盈利方式,有机地增长用户。他们推动网络流量转向手机,然后转向手机应用程序下载。他们与换乘经营者合作,发展伙伴关系,以促进其服务。他们在世界各地建立了一个由近70万名编辑组成的众包网络。他们见过面,混搭过,尽一切可能鼓励大家对正在爆发的数据集的创建和验证做出贡献。在我写这篇文章的时候,Moovit 每天收集的公共交通出行的数据点高达60亿个。他们拜访了没有公共交通数据的专业互联网,说服他们为什么公共交通数据很重要。他们在2015年为苹果手表推出了一款应用程序。他们与搭车和微出行公司进行商谈,阐述了与 Moovit合作解决第一英里和最后一英里出行问题的好处。

简而言之,他们不知疲倦地致力于推广服务的好处,这些服务可以建立在神秘、复杂和隐藏的数据之上!这在当时并不明显。而在今天却是毫无疑问。

更重要的是,他们开启了一种商业模式,开始取得收入。这并不简单,也不容易,它是通过一个非常深思熟虑的“正确实施”过程发生的——正确实施,正确实施……他们推出了一个产品,并在市场上进行了A-B测试。然而,他们认为可用性、便利性和快速显示信息比应用程序中奇怪、混乱的弹出横幅重要得多。所以,他们放弃了这个想法。他们为搭车服务设计了一个推荐方案,并在多个市场推广,但是他们却认为收费规模不够大,因为全球市场的上限为1000万美元。记住,这是一个雄心勃勃的团队!

他们花了6个月的时间研究中国市场,甚至建立并推出了一项小型服务,以从中学习。经过大量工作和多次访华,他们决定推迟任何大规模发布,因为找不到合适的中国合作伙伴。显然,如果你足够了解中国公共交通系统的情况,就会知道这被视为敏感信息,需要和当地合作。

事后重述这些听起来很简单。然而,许多公司在寻找商业模式的过程中会做出错误的选择,牺牲用户体验、增长或退出。

如今,Moovit 每天以零营销预算增加130万新用户。他们从两大业务中获得收入:1)数据模型:通过API出售匿名Moovit数据的访问权限(例如,微软是使用Azure地图的大客户);2)MaaS 软件平台:以 SaaS模型向全球交通运营商、规划师和交通管理部门出售。不过,公司并没有止步于这些盈利模式。他们最近宣布与美国Cubic达成协议,成为他们的首选合作伙伴,通过 Moovit 地铁服务,帮助Cubic在其活跃地区实现公交规划、实时信息、移动售票和票价定价。

今天

近日,英特尔宣布斥资10亿美元收购 Moovit。在全球3200个城市运营,拥有“区区”8亿用户,我希望大家看到,如果英特尔让Nir、Roy及其团队一如既往地前行,必将会有更大的机会。

我由衷地向 Nir、Roy 和所有 Moovit员工致敬,祝福你们前程似锦。你们全新的旅程刚刚开始。借用Greg Lemond 的话:不会更易,只有更快!


阅读英文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