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 Yao 1

S基金在中国还有很大的成长空间 - 诺基亚成长基金合伙人葛瑶谈2020母基金大趋势

观点, 中国

2020年7月30日下午,由《母基金周刊》和厦门建发新兴投资共同主办的“2020长三角母基金交流会”在上海召开。

由于新冠疫情的出现,国内外经济发展环境不确定性增加。而新基建概念的提出,让科技创新、智能制造等领域找到新的创新起点。机遇与挑战并存之下,多位政府领导、投资人、行业资深人士受邀出席齐聚长三角母基金交流会并发言,诺基亚成长基金合伙人葛瑶等数十家GP、LP核心高管与会,共同探讨剖析股权投资全新业态。


在专题论坛“2020母基金大趋势”中,《母基金周刊》创始合伙人兼CEO陈能杰担任主持人,诺基亚成长基金合伙人葛瑶、上海科创基金执行副总裁孙欣、普洛斯建发股权基金总裁张俊才、创业接力集团合伙人董若愚、黑盛控股高级合伙人高源、中宏保险股权投资主管洪瑶参与本场讨论,他们分别分享了之前工作的复盘,以及对未来工作的展望。



葛瑶的核心观点如下:

1. 今年由于疫情反复,时间已过一半,请从母基金的角度对上半年的情况做一个回顾,对下半年的做一个趋势的研判?

诺基亚成长基金比较特殊一点,首先我们可能是今天参会的唯一的美元LP,另外我们资金有非常强的企业属性,100%来自于诺基亚集团。我们的资金来源决定了我们在投的时候考量的不仅仅是财务回报,还有战略布局。诺基亚以前也做手机,现在是做通讯设备。同时拥有世界一流的诺基亚贝尔实验室。人工智能、5G产业链和产业互联网都是我们重点看的方向。

选择GP的时候我们主要有两个考量:一是方向的契合度,二是与我们的直投业务有协同,阶段上能配合。我们之前投的钟鼎,就是物流供应链领域中国最顶级的团队。晨星是早期投资。我们现在更偏好聚焦某些行业、有专长的团队。

说回今年疫情的影响,我觉得一个最直观的感受是新投资变慢了。08-09年金融危机的时候,中国风险投资基金比上一年降低了80%左右。 同样美国危机时,当年的募资总额也只有前三年平均的20-30%。危机肯定会带来资金的减少,但从历史看,危机时投资的回报也更好,估值有一定下调,很多伟大的企业也都是在危机中诞生的。 像上半年我们由于还在评估疫情的影响,因此更倾向于投资现有GP的re-up,而不是新的GP。

第二是策略变化,可以很明显的看到,美元LP市场上资金的态度确实更加谨慎,很多母基金都会尽量选择有品牌实力、历史业绩的基金集中投资,而不再是以前那种广撒网的策略。这种策略也会让一些新基金面临融资的困难,资金向大基金聚集,加速行业的洗牌。

下半年,我们还是会看好中国,疫情对中国经济的冲击相对较小,第一季度GDP下降只有6.8%。中国也是世界上最快从疫情恢复的国家, 到四月份的时候很多经济指标都已经在回升,这个跟欧洲和美国形成鲜明的对比。另一方面,也是出自我们对中国发展的信心。在很多领域中国都走在世界的前面,会更积极的布局中国行业GP领袖。


2. 最近李总理提了两个利好,一个是保险资金的放开,还有一个利好就是加速推进基金份额的流动,S基金这一两年也是热点话题, S基金下一步的会是怎样的变化?

S基金在今年迎来了募资的高峰。 根据行业媒体《国际私募股权》(Private Equity International)的统计,今年一季度,在新冠病毒肆虐全球的背景之下,S基金的募资却创下了历史新高,共有10支S基金完成了合计242.7亿美元的募资,募资金额超过2019年全年的60%。加上Ardian这只190亿美元的基金,今年S基金的募资金额就已经突破了2019年全年的募资额度。

中国区的LP大多于十年前进行布局,对于这些LP而言,首选的策略就是传统的并购基金,之后才是其它多元化策略的基金,在当前的时点上,S基金已经开始进入这类LP的配置版图当中。同时,经过十多年的布局之后,很多LP开始面临资金周转的问题,考虑对某些投资期限较长、账面收益仍然处于亏损状态的资产进行处置,以提高资金的使用效率。对这批投资人而言,S基金短期就能实现账面收益这一特点就尤其具有吸引力。

未来的话, S基金在大中华地区乃至亚洲都呈现出增长的趋势。目前S基金在全球分布主要集中在欧洲和美国,亚洲只有15%左右。从海外来说,全球市场的私募股权,S基金策略大概占7%,中国只有0.3%,所以S基金在中国还有很大的成长空间。过去我们看到美元的案例很多,现在人民币案例越来越多。中国从去年开始,市场参与者越来越多,更多类型LP参与进来。市场规模的逐步增大,交易结构也会越来越丰富。

 

3. 这两年陆陆续续市场上有第一批或者知名的母基金募集新的基金,据了解,募资也不容易,而且市场有声音认为很多GP收益都不乐观,不理想,何况是母基金,大家怎么看母基金未来的发展?

市场上GP越来越多,鱼龙混杂,真正赚钱的GP很少。而LP一般都是小团队,对基金信息的掌握,对尽调能力都是很大的挑战。创投行业的钱不好赚。 大浪淘沙,10年过去了,优秀的母基金也在脱颖而出,业绩不好的被淘汰。这个是行业正常的现象。

首先策略上,我们注重直投业务。直投业务本身有利于我们提高收益,缩短现金流周期。我们不是试水直投,直投是我们的核心能力。过去10年每年对诺基亚的现金流都是正的。我们的LP对我们出资无压力。直投业务也帮助我们更好地进行产业布局。

第二,精选型母基金。一般投5-10个左右GP,过多过少都不好。能不能投到头部LP是关键,不光是大白马,还有一些小而美的黑马也很重要。NGP过去我们投general LP, 我们更关注细分行业。 母基金本来就是低风险,中高收益的配置。关键是在保证风险可控的情况下,尽可能提高收益率。


“GP/LP”关系的超级对话的参与嘉宾有:建发新兴投资董事长王文怀,钟鼎资本创始人合伙人、CEO严力,他们各自发表了对GP选LP、LP选GP的方法策略以及两者之间关系的看法。


“后疫情时代的投资策略”专题论坛在建发新兴投资副总经理李岩的主持下,朗盛投资合伙人李佳、厚纪资本合伙人刘贵进、川流资本创始合伙人时雪松、临芯资本创始合伙人李亚军、云晖资本创始合伙人熊焱嫔参与对话,他们各自分享了后疫情时代的投资策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