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 20200408 Scooter

未来之路 - 诺基亚成长基金智能出行2020年3月专刊

新闻, 观点

微出行服务:领跑者利用规模提供额外服务

 

在过去的三年中,微出行技术经历了快速发展。共享单车在中国蓬勃发展,每天有超过5000万人使用该项服务。

随着微出行服务提供商达到一定的规模,他们正在提供额外的服务,并挖掘其他收入来源,以提高盈利能力和客户服务。在2020年2月,三菱UFG投资7.06亿美元收购Grab,为Grab客户提供有针对性的金融服务作为抢占客户的举措之一,表明了这些附加服务蕴藏的巨大机会。本文介绍了微出行技术的发展,并对未来的产业发展提出了展望。

 

微出行服务的发展简史

最早的共享自行车项目于1965年在阿姆斯特丹启动。由于缺乏资产追踪系统,这些自行车很快就被偷了,导致这项计划只持续了一个月。哥本哈根和朴次茅斯在20世纪90年代推出了一些初具雏形的自行车共享项目,具有一定的资产跟踪能力,但它们也只是昙花一现。

现代微出行服务源始于2010年,城市与共享自行车运营商签订了合同,负责运营自行车靠桩系统,并提供补贴,以确保居民和游客的低成本骑行。纽约的有桩共享自行车是美国最成功的项目,到2017年,几乎占美国所有共享自行车的一半。

共享自行车始于北欧,在那里骑自行车上下班有着悠久的传统。自行车通勤在中国也很流行,许多城市街道上都有自行车道。2016年,共享自行车在中国开始蓬勃发展,据估计,目前每天使用共享自行车的人数达到5000万。这是当时美国每年2600万共享单车使用量的500多倍。

最近入场的企业提供了更多的车辆选择,除了共享自行车,还提供共享电动自行车、滑板车和轻便摩托车。无桩车辆降低了资本成本,允许更高的车辆部署密度。消费者在车辆获取和停靠方面享受到了更多的便利,从而吸引了更多客户。新进入企业通过向城市提供免费服务迅速扩大部署。

不同城市采用了不同的微出行策略。一些城市,包括纽约、西雅图和伦敦(直到最近)允许提供共享自行车,但不允许滑板车。

在那些允许使用滑板车的城市,消费者更喜欢在短途时使用滑板车,通常与公共汽车和地铁一起结合使用,这种廉价多模式公共交通成为长途通勤的替代品。共享轻便摩托车可以提供更长路途的通勤,在人口密度较低的城市通常行驶的距离是3到8英里。电动自行车是首选的中距离骑行,通常行驶从一到三英里。如何最佳组合取决于人口密度以及这些策略如何补充现有的公共交通方案。

 

微出行服务:一旦达到规模,它将是一个本地服务平台

中国的第二代共享单车企业已经登场。最初的竞争者MobikeOfo陷入了一场不可持续的价格战。美团点评在2018年以27亿美元收购Mobike。Ofo在2018年关闭了大部分业务并解散。

美团提供本地生活类服务,包括外卖送餐,以及对食物、购物和娱乐的评论和建议。美团收购了Mobike,通过利用Mobike自行车共享位置追踪技术所获得的用户位置,将其服务交叉销售给Mobike客户。

腾讯和阿里巴巴凭借美团与Mobike的初步成功进入了中国的微出行市场。阿里巴巴已与Hellobike合作并投资。此次合作为支付宝带来了每天多达2000万笔移动支付交易,并已成为蚂蚁金服的核心战略合作伙伴之一。作为美团的股东,腾讯与Mobike建立了合作关系,并将其快速增长的微信支付整合到共享自行车APP中。

在东南亚,Grab增长迅速。从多模式交通平台起家,通过利用交通服务中的用户流量,它的业务已经扩展到生活服务。Grab已成为该地区领先的移动平台,提供外卖送餐、移动支付、票务、金融和交通服务。2020年2月,三菱UFG投资7.06亿美元收购Grab,以扩大其金融业务。

Grab的竞争对手Go-Jek也与小型个人贷款公司合作,在印尼、泰国和新加坡提供金融服务。最近,Go-Jek宣布腾讯、Visa和谷歌将对其投资12亿美元,使其成为一个更广泛的支付平台。

在欧洲,JCDecaux是全球领先的交通广告公司,为160多个机场和270多个不同的地铁、公共汽车、火车和电车提供服务,拥有近38万个广告面板。2019年,其16亿欧元、即43%的收入来自交通广告。JCDecaux将共享自行车视为其交通广告业务的延伸。该公司已与里昂和布鲁塞尔签订合同,在提供户外广告服务的同时提供共享自行车服务。

在美国,2018年被 Lyft 收购的 MotivateFord、Nike、Citi、Blue Cross Blue Shield、阿拉斯加航空Hulu 和 Santander 等大品牌合作,在其运营的城市提供冠名权。赞助商在自行车上推广他们的品牌,支付品牌宣传费用来补贴城市的运营成本。

新加入者BirdLime也在尝试类似的机会。Bird最近于2020年2月在洛杉矶和圣莫尼卡测试了Bird Pay。谷歌投资Lime是为了获得其广告和支付平台的潜在战略利益。

当前的盈利重点是促使微出行服务运营商利用广告技术和金融服务来扩大收入机会和改善客户服务。随着微出行服务运营商新业务的扩展,企业规模将继续扩大,并可能在未来几年出现进一步整合。


 

应对 COVID-19

美国正在努力阻止病毒的传播,新冠状病毒在短短几周内使美国从正常状态进入紧急状态。居家令和非关键性企业的临时关闭使商业和供应链受到严重影响。以下是美国一些大型雇主的反应: 

亚马逊 Jeff Bezos 给员工写了一份备忘录,强调针对目前这种情况没有专门的操作手册。公司将专注于运送基本物资,并宣布将雇用10万名送货司机和仓库工人来满足需求。

苹果、耐克和Urban Outfitters 这些零售运营商宣布暂时关闭门店。

Dominos, Papa John’s, 和 Pizza Hut 将增加50000名新司机来应对日益增长的比萨饼送货需求。

Ford, GM, Fiat-Chrysler, Hyundai, 和 Honda 将暂停生产,超过17.5万名工人受到影响。

Instacart 将雇用30万临时工来满足日用品配送需求。

JB Hunt 将向司机和服务人员发放500美元奖金,以缓解新冠状病毒造成的损失。

Kroger将雇用1万名员工,Albertsons宣布了一项雇用3万名员工计划,7-Eleven计划雇用2万名员工,以确保人们蜂拥而至时,商店的货架上仍有存货。 

星巴克宣布,商店将仅出售外带商品,并向员工支付30天的工资,无论他们是否上班。 

沃尔玛将雇用15万名员工,发放5.5亿美元奖金,帮助员工应对危机。



智能物流

2019年对卡车运输业来说是艰难的一年,供过于求导致大量公司宣布破产或关闭。尽管COVID-19让许多商业领域闭门,但随着消费者大量购买生活必需品,零售商急于补充库存,促使卡车运输需求急速猛增。

XPO 宣布,将通过收购 Kuehne 和 Nagel 在英国的物流业务,扩大其国际物流业务。财务条款并未披露,但这可能是XPO自2015年收购Conway以来首次大规模收购。XPO还宣布,由于市场动荡,它将停止自己的资产出售。

UPS宣布首席执行官David Abney将于2020年6月1日卸任。现年64岁的Abney于2014年被任命为首席执行官。他的职位将由UPS董事会成员、Home Depot前首席财务官Carole Tomé接替。

2月底,Doordash自信满满地提交了一份S-1上市申请。尽管COVID-19引发了对食品配送的需求激增,但鉴于最近的市场动荡, Doordash IPO的具体时间尚不清楚。食品配送竞争对手Postmates 早在一年多前就秘密申请上市,但至今尚未上市。

在家办公使SlackZoom产品使用量得到前所未有的增加。在物流领域会发生类似的变化吗?Deliveroo 已经转向无现金支付。亚马逊现在正在向第三方出售其无现金结账技术。不断变化的交付环境可能会刺激自主交付等技术的发展。

 

智能通勤

COVID-19已经让全球的公共交通陷于停滞。在湾区,BART的客流量比平时下降了92%。纽约的地铁乘客减少了87%,并相应减少了车次。Moovit 已经创建了一个公共交通指数来帮助跟踪不同城市的公交使用情况变化。

Lime、Bird和其他共享滑板车公司最近得到了一些好消息——英国已经批准滑板车在公共道路上的使用。然而,由于大多数公司出于对COVID-19的担忧,不得不延迟车辆部署。

根据交通流量,汽车使用量也大幅下降。Inrix 报告称,在3月14日至20日期间,美国的交通量下降了30%,在旧金山和纽约等一些大都市,交通量下降幅度更大。


融资和退出

智能出行公司在2月和3月共筹集了超过80亿美元的资金。主要以大型融资为主:Waymo募集了22.5亿美元,Go-Jek 募集了12亿美元,为其30亿美元的融资画上了句号。退出活动包括:Nikola 被一家上市的特殊目的收购公司(SPAC)收购,估值为33亿美元。Uber 也完成了向Zomato出售Uber Eats India的交易,获得了合并业务9.99%的股权。

 

内容提供者:

Paul Asel, 诺基亚成长基金管理合伙人

葛瑶, 诺基亚成长基金合伙人

Chad Bailey, 诺基亚成长基金副总裁

姜波, 诺基亚成长基金高级投资经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