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ul Ngp Capital

变化中的风险投资本质

观点
Paul Asel, NGP

        软银(Softbank)和Andreesen Horowitz(A16Z)最近分别宣布成立新的基金,再次证明风险投资行业的资金规模在不断扩大。软银宣布计划通过公开募股筹集第二期愿景基金,这是风投公司的首创之举。A16Z宣布了两个新基金,一个7.5亿美元投资早期项目的基金,另一个20亿美元投资成长期项目的基金。

       A16Z 最新推出一系列基金,在过去的18个月中推出了4个基金总计35亿美元,其中包括早先宣布的 Bio和 Crypto 基金。A16Z 加入了GGV、Lightspeed 和红杉基金,成为募集系列基金投资特定行业、阶段或国家的基金公司。在过去的18个月里,红杉已经募集了9只基金,近90亿美元已经得到承诺;Lightspeed 筹集了4只基金总计30亿美元;GGV 筹集了4只基金总计18亿美元。

       这些基金和其它类似的基金将改变风险投资的性质。风险投资不再是一个作坊式的产业,像牙科诊所那样由个体从业者组成,或是每周一合伙人们围坐在会议桌旁,讨论一下应该投资哪些公司,等等。风险投资公司正从工作室性质转变成大规模组织运作,由人力资源、市场营销、金融、工程、法律和投资者关系方面的专家组成,以更好地支持其投资和筹资活动。曾经只有几个合伙人的公司,如软银、红杉和GGV,他们现在有数百人组成的团队,为美国和国外的持续融资、推动投资组合的发展提供支持。


为初创企业提供资金是固有的本地业务

       从投资银行和私募股权行业的发展历程,我们可以看到风险投资行业的走向。几十年来,领先的投资银行和私募股权公司一直保持着密切的合作关系,由于资本密集度的提高,对公司结构需要进行改变。美林(Merrill Lynch)成立于1914年,是一家证券经纪公司,被认为是封闭投资银行界的一个闯入者。随着越来越多的资本进入公开证券市场,美林等证券交易公司蚕食了高盛(Goldman Sachs)、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雷曼(Lehman)和库恩•勒布(Kuhn Loeb),后者当时主导着高利润的投资银行业务。

       随后出现了一波整合浪潮,合伙人制让位给提供全方位服务的投资银行,他们有资本支持他们利润丰厚的并购和融资业务。雷曼成立于1854年,1977年收购了Kuhn Loeb,之后于1984年被美国运通收购,将雷曼的银行业务与Shearson的经纪业务相结合。摩根士丹利和高盛在1993年和1999年分别上市。

       私募股权公司很快也紧随其后。与投资银行一样,合伙人制曾在私募股权公司中占主导地位。但是,随着他们对资本的需求不断增长,为越来越大的收购案提供融资,私募股权开始在公开市场上寻求更大、更稳定的资本。目前,五大私募股权公司都是上市公司。Apollo Global Management,一家管理着2500亿美元资产的私募股权公司,于2004年上市。最大的私募股权公司黑石(Blackstone)管理着4700亿美元的资产,也在2007年上市。凯雷、KKR和Ares很快也随之公开上市。 

       风险投资与推动投资银行业和私募股权行业整合的资本密集度隔离开来。为初创企业提供资金是固有的本地业务。从历史上看,技术创新具有资本效率,如早期的技术领导者微软和甲骨文,在筹集了不到2000万美元的私人投资后就上市了。风险投资是一项风险高、波动大的业务,其利润变化很大,失败率高,回报周期长。

 

创新成本变高,因为企业家和投资者试图颠覆而不是促进产业发展

       与投资银行和私募股权行业一样,风险投资行业的资本也变得越来越密集。创新成本日益升高,因为企业家和投资者试图颠覆而不是促进产业发展。随着现有技术竞争者威胁的不断增加,初创企业需要更多的资金来实现突破性成长。初创企业正在进入新的行业,与更强大的现有竞争者对抗。“精简的创业公司”依赖投资方为他们提供公司建设服务,对于这些风险投资企业来说,他们并不“精简”,因为他们必须在人才招募、销售、产品营销和金融等方面增强服务能力以加速所投企业的增长。如今,大型风险投资公司中支持创业发展的员工人数往往超过投资专家。

       风险投资行业高度分散,仅硅谷就有200多家风险投资公司。成百上千的风险投资公司正在从以前被视为技术创新沙漠的城市和国家起步。在未来十年中,风险投资业可能会进行大幅整合,因为资金给大型风险投资者带来更大的优势。

       少数高端精品投资银行和私募股权公司已经经受住了大型投资公司的规模和资本优势的压力。同样,种子和早期风险投资公司也会抵挡住软银式的制度化。在特定技术、行业领域或地区市场拥有专业知识的风险投资公司仍将获得更高的回报。然而,资本密集度正在上升。风险投资行业最终将由少数全球性风险投资公司主导,这些公司由独立种子基金和早期基金提供支持,拥有对高潜力初创企业的专有准入权。